狗屎教教父

我的钱它再也不会回来了。

有人,有,剑之初x殊十二的粮吗。

你,我,这。

大家,你们,有没有,粮。


接下来的练习。

色彩。

人体。

设计。

透视。

全部通通都要练习。

难过了。


我终于勾完线稿了。
没想到还是花了我十天时间。
是计划明年出的霹雳布袋戏的大头扑克牌。
54张不带重样。
全是我喜欢的角色。数了数,居然只有不到20是比较热门的人物。。。
什么时候上完色什么时候出。
([摊手][摊手][摊手]再说吧,勾完线稿就废了[拜拜])
(真是给自己练习上色找活了)

尹仲这个腰,啧啧啧。
这是什么霸气老大叔。

织语长心x不见荷


长心被废之后,和不见荷退隐。

长心从一开始的声嘶力竭到后来的麻木,她终于感到疲惫,漠视不见荷。

不见荷日夜服侍长心,日日夜夜贴身。

长心想吃山珍海味,不见荷便为她学。长心想要千树万树梨花开都开花,不见荷便带她去山花浪漫之地。

有一天长心望着镜子里的自己,繁华落尽,朝阳倾世之颜依旧,不见荷帮她梳发,帮她画眉,她闭眼,感受到不见荷的唇轻轻的落在自己的额间,眉心。。。唇上。

那个吻实在太轻,轻到长心觉得自己出现了幻觉。

她面上一如既往冷若冰霜,将嗤笑藏在心里。

她知道自己已经是不见荷的阶下囚,笼中鸟,求生不得,求死不能。倘若不见荷想要做什么,她也无法阻止。

不见荷手抚过长心的脸颊,手指摩擦着那双昔日会叫她姐姐,后来用来命令她,也用来嘲笑的的唇。

谁是谁的牢笼呢?

长心成了往日自己的牢笼,不见荷让长心成为了她的牢笼。

红烛帐暖,不见荷将她亲手帮长心穿戴的衣着褪下。


以下省略一万八千八百八十八个文字。


然后就是不见荷对长心依旧温柔,但是会时不时的,强硬的解决需求,当然,不见荷单方面的解决。长心完全反抗,不了,又跑不掉,只能冷漠对待呢。

一想到不见荷对长心温柔的用强。

我就。

我差点都蛇了。

什么女帝的脸上因为欢愉而泪光烁烁,胸口的毒蝎因为刺激而活声活色,那唇在床上骂人的时候的声音因为呻吟断断续续什么的。

我完全没有因为这个感到兴奋,真的。


12月cp要卖的透卡。
一套四张卖。
不过我估计没什么人买。。。。

我已经尽了毕生的色感来上色了。
朋友1:真是古早系上色啊。
朋友2:有种早期港漫风。

摸鱼。
右下原创。

勾完了,准备上色。
啊,烦啊,不想上色。

【浮世梦中梦】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第一次听到这首曲子就觉得很惊艳了,剑布衣的世界里,他和他的师傅们进行最后的道别。
每个人都心知肚明,再也不会有相见的那一天,就算再次遇到,他们也不是他们了。
到最后的最后,剑布衣到底有没有想起他的师傅们呢?
不管哪个世界,有些人也终究是走了。
他们再无相见的一天。